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动态

灯火辉煌话沧桑

来源: 南通市档案馆 发布时间:2019-05-10 字体:[ ]

20世纪四五十年代,江西省新干县电力资源非常有限。据县供电公司档案资料记载:1949年,全县无电力供应,最早电厂为1950年建成的光明电厂,1968年南昌建立大电网后开始供应县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新干县电力事业快速发展。1985年,全县自然村通电率达98%,大多数百姓终于用上了电灯。

记得小时候,村里没有通电,家家户户点煤油灯,点蜡烛。天一黑,屋里光线昏暗,屋外一片漆黑。后来,村里通了电,家家户户装上了电灯,整个村子才亮了起来。电灯照亮了屋子,也照亮了家,更照亮了每个人的心。那时我家住的是砖木结构的房子,父亲在厅堂、厨房、卧室分别安装了一盏白炽灯,我们当时称其为“茄子灯”,采用拉线开关,绳线一拉,“嘀嗒”,电灯就亮了。为了节约用电、节省开支,父亲规定不得同时打开家里的电灯,做晚饭时只能开厨房的电灯,吃饭时再打开厅堂的电灯,晚饭结束后,一家人便转入卧室,此时,厨房、厅堂的电灯就关了,卧室的电灯就亮了。总之,父亲要求人走要随手关灯,不能费电。但也有例外,那就是过年的时候。

每年春节来临之际,父亲总会到镇上赶集,手头再紧也要买回一个大灯泡。大年三十晚上,父亲把厅堂、厨房、卧室所有的灯全部打开,家里到处照得通亮。屋柱上通红的春联和板壁上多彩的年画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特别喜庆,家里气氛和谐,年味儿十足。

20世纪80年代初,我读高中。学校地处偏僻山区,没有高压线路,只好自筹资金兴建发电房。学校发电是靠一台拖拉机作动力,白天跑运输,晚上兼发电。当时物资紧缺,柴油凭票供应,所以学校供电也是限量的。学生要想晚上延长学习时间,就得自己准备一盏煤油灯。煤油灯大都是自己亲手制作的。高考前夕就是这盏煤油灯陪我度过了每一个夜晚。在煤油灯微弱的灯光下,我破解了一道道数理化难题,背诵了一篇篇名人佳作,做了一张张模拟试卷。简陋的教室,昏暗的灯光,承载着我专心求学的艰苦岁月。现在回想起来,我对那段时光充满了眷恋。感谢那段时光,让我养成了艰苦朴素的习惯;感谢那段时光,让我学会了破解难题的方法;感谢那段时光,让我拥有了艰苦生活的历练。

我参加工作领到人生第一份工资后,就迫不及待地买了一盏简易台灯。那是属于我自己的第一盏灯。台灯是白炽灯,上面还有一个灯罩。每当夜深人静,我便坐在桌子旁边,打开台灯,开始读书、写作。后来,我在灯光下开始自学汉语言文学知识,准备进行高等教育自学考试。经过3年多的刻苦学习,我终于顺利通过了考试,取得了毕业证书。整个过程中,都有台灯的陪伴,陪我学习、思考,见证我的成长。

20世纪80年代末,我成家了,有了自己的房子,我把台灯小心翼翼地摆放在书房,继续让它发光发热。10多年前,我被调入档案部门工作。为了尽快进入角色,适应新的工作岗位,我时常与台灯相约,在它的陪伴下,努力学习档案业务知识,不断提高档案工作能力。时至今日,我仍然保存着这盏陪伴了我近40年的台灯。

年过花甲的李国儿,是新干县人,当过国企工人、厂长。20世纪90年代中期,企业体制改革,他有了施展身手的机会,大胆承包经营,把企业搞得红红火火。21世纪初,他南下广东,自筹资金创办了人生中第一个属于自己的玻璃灯饰企业。他生产的各式各样的玻璃灯饰源源不断地进入宾馆、酒店……2006年,他又带头返乡创业,不断书写玻璃灯饰行业传奇。在他的带动下,一大批新干商海弄潮儿纷纷返乡创业,打造了新干灯饰产业“航母集群”。近年来,新干县审时度势,高标准、大手笔地规划了3000亩土地,建设绿色照明产业园。灯,如今在赣中腹地新干县成了产业集大成者,新干(国际)灯饰城脱颖而出,让新干一举成为夜晚最璀璨的不夜之城。

如今,新干县电力资源与日俱增,极大地满足了工农业生产用电,保障了城乡居民的生活用电,同时更好地满足了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每当夜幕降临,家家户户灯火通明,大街小巷路灯闪烁,红的、绿的、蓝的、黄的,五彩缤纷,把县城点缀得美丽极了。夜幕下的金川广场,在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绚丽多彩,广场中心的音乐喷泉喷出的水柱随着音乐节奏的强弱时高时低,水花飘落,在灯光的照耀下,像美丽的仙女拖着的长裙。广场上照明灯、草坪灯、礼花灯装点着美丽的夜景,使古老的新干变得更加绚丽多姿。新干县实施亮化工程以来,人们晚饭后都喜欢到大街上走走,夜晚的灯光让人陶醉。我站在广场上,远眺宝塔山上的状元塔,那五颜六色、多姿多彩的霓虹灯将我的视线吸引过去。我停下脚步,仔细观察,状元塔这座古老的建筑,显得时尚多彩,晶莹剔透。

五彩缤纷的夜景照明不仅可再现城市风貌,还给人们提供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丰富人们的夜生活,而且有利于繁荣经济、发展旅游业、树立和表现一个城市的夜间形象,营造文化氛围。

世事沧桑,时光荏苒。万家灯火亮如昼,见证着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如今五彩斑斓的灯火也正是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一个缩影。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年5月9日 总第3370期 第四版